新闻动态

多国科学家研究指出:一带一路”倡议环境挑战将转化为发展机遇

  2018515来自葡萄牙波尔图大学Universidade doPorto、加拿大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Montana StateUniversity、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Xishuangbanna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University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自然·可持续发展》Nature Sustainability期刊上发表题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环境挑战EnvironmentalChallenges for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文章指出一带一路倡议BRI将极大地影响未来全球贸易同时也对环境带来极大的挑战。研究呼吁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严格的战略环境和社会评价(SESA),提高环境保护标准。 

  一、“一带一路”倡议可能对环境的影响 

  新的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可以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但是当其通过环境价值较高的地区时,可能对生物多样性产生重大影响。BRI沿线经过的一些区域就是如此,如东南亚和热带非洲的部分地区。道路对生物多样性的负面影响众所周知,包括野生动物死亡率增加、限制动物迁徙、污染(化学品、噪音、光)和入侵物种的传播。在热带森林,开辟新的道路和其他线性基础设施可能会增加非法采伐、偷猎和火灾。此外,腹地开发必然会导致额外的道路和输电线建设。总体来说,交通网络的扩张将增加栖息地损失、资源的过度开发和周围景观的退化。这种影响(已经在一些地区很高)会降低生态系统服务,可能会推动一些生态系统超越临界点,在这些地方,很小的负面变化都可能会导致生态系统质量和功能的突变。

  20175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对BRI陆地沿线与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地区之间的重叠进行了初步的空间分析。结果显示,这些沿线重叠范围内有265种受威胁的物种,其中包括39个严重濒危物种和81个濒危物种。沿线与1739个重要鸟类地区或重点生物多样性区域以及46个生物多样性热点或全球200个生态区重叠。报告指出,BRI沿线将潜在地影响其覆盖的所有受保护区域。结果是,基础设施发展存在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此外,为了便于获得和使用自然资源,BRI沿线的保护区可能存在被降级、缩小规模和取消的风险。 

  BRI基础设施将加速原材料的开采和使用,例如,用于生产混凝土和水泥的沙子和石灰石,以及化石燃料等。沙石开采已经超过了其自然再生率,严重影响河流三角洲、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已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3左右,水泥生产(主要用于道路建设)是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对管道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将提高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被开采的比率,进一步导致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和较高的温室气体排放。增加与BRI相关的海运将进一步增加温室气体排放。

  总体而言,虽然BRI旨在对人类发展有益,但可能对环境造成巨大的损害,并且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危及到社会经济发展的好处。相比之下,发展战略的基本前提应该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确保人类和环境的福祉。 

  二、“一带一路倡议需要战略环境和社会评价(SESA)  

  近年来,中国加强了一些环境立法以及国家和地区政策,以努力建设生态文明。当前,中国的目标是通过采用新型绿色技术和更高的环境标准,大大提高环境监管,减少污染和转型产业。但是,对于从BRI投资中获益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区域,提高社会和经济标准是其主要的目标,对自然资源保护还不是一个优先事项。 

  如果处理不当,BRI的负面环境影响将会对世界上的穷人影响最大,从而危及其旨在帮助人类实现福祉的目标。因此,BRI的成功主要取决于中国及其合作伙伴将中国《一带一路生态环境保护合作规划》中设置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付诸行动。该规划指出,生态环境保护合作是BRI建设的基本要求,是实现区域经济绿色转型的重要途径,也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要举措。 

  文章呼吁BRI及沿线的每个主要经济体需要进行战略环境和社会评价(SESASESA应提供一个拟议政策对环境影响的系统评估,确保在决策的早期阶段得以适当的处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法律要求主要经济开发活动需要SESA。此外,特定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EIA可以防止不可挽回的损害,并产生实质性的保护和社会效益,如生物多样性保护、增加碳储存和改善水质。对于这样可有效避免BRI有害影响的环境评估,中国及其合作伙伴需要考虑到SESA不仅是一个正式的要求,也是增加BRI价值过程中重要的步骤。当基础设施项目涉及跨界,并由国际、国家和私募基金共同资助时,EIASESA会变得更加复杂。然而,BRI和大多数跨界基础设施项目一样,将由在不同地域和不同时间进程的子项目组成。最终,各国政府将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手段来指导其发展,从而确保对生态和社会的影响最小。

  三、“一带一路倡议将挑战转化为机遇 

  BRI涉及到的许多国家和私人或公共实体可能将是向环境更加严格范式转变的主要障碍。具体而言,资金实体是高度多样化的,包括由政府直接控制的银行、多边和私人银行,以及私营机构和企业投资者。如此多样化的资金来源使得SESA的实施和采用一致的环境保护充满挑战。文章建议,BRI的主要行动者应抓住机遇制定严格的SESA框架和指导方针,以便可以足够灵活地适应区域的特性。

  BRI涉及到的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将被要求遵循SESA框架和指导方针,并将每个项目资助与环境可持续的符合性联系起来。在大多数融资来自政府控制的银行的优惠条款下,将环境条件附加到贷款中是执行环境标准的一种可能方式。为及时提高人们对BRI可能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的意识,需要在参与决策制定过程的人员(包括政府、金融机构、开发商、非政府组织和当地社区)与研究人员(调查生物多样性、人类健康和气候变化减缓)之间进行对话。因此,SESA过程应该涉及所有的主要行动者。

  BRI也是一个提供资助的机遇,以支持研究和监测BRI在建设和运营阶段的各种环境影响。这需要在施工开始前收集良好的基准信息。一个重要的进步是中国科学院牵头的数字丝绸之路DigitalSilk Road),其目的是分享来自卫星图像和其他地球观测的大数据。但是,基于地面的可能对BRI影响敏感的物种信息是基础。因此,BRI可以促进环境研究,以绘制对生物多样性和碳储存的高价值地区,尤其是在亚洲东南、中部和西部的偏远地区。

  中国和BRI涉及的所有国家应该在严格的SESA框架内规划基础设施,并以不同的方式建设基础设施,以响应不同的自然和社会经济环境。通过这种方式,BRI将成为提高标准、制定更高标准的一个独特机遇,是将基础设施的设计和实施与环境保护联系起来的最佳实践。 

廖琴  编译

附件下载